市场规模达1万亿元 闲置经济是真正的共享经济

闲散经济是真正的分享经济,该市场已达到1万亿元。
五月十三日,新疆师范大学举行“闲鱼之旅”。高校学生转变为“摊主”,卖出自己的毕业闲置物品,在相互交流的同时,增进了相互了解,体验了“共享经济”带来的乐趣。

小林把一只95后的iPhone5挂上了闲鱼,售价是120元。拆掉老手机的零件,装上镜框再卖,成了很多年轻人的时尚。
老手机的去向是个问题。据统计,2015年到2019年,中国的移动电话总量为94亿部。有些是过时的,但很多是没有的,更多的藏在抽屉里。
从邻国日本来看,闲置手机也是新鲜事。为迎接东京奥运会,日本最大的电信运营商——都科摩(NTTDocomo)已经回收了621万部手机,日本奖牌制作者从这些手机中提取出32公斤黄金、3.5吨银和2.2吨铜。用老式手机提炼真金制作奖牌,这是奥运史上的第一次。
一部手机,可以提供两种观察角度:向左看,大量的闲置物品还在流通;向右看,闲置物品的价值还可以被挖掘出来。
闲散经济是真正的分享经济。
你的丈夫不在,你的妻子也不在。闲散经济这四个字应该分开来看。「空闲」是指时间、物品或知识的消费剩余,有剩余才能分享;「经济」则指交易,指每个人对物品的效用评估可能有天壤之别。
五月份,阿里巴巴公布的2020年业绩中,闲鱼的年销售额已经超过了2000亿元。利用该平台,一年内可交易40万个闲置Kindle,成为国内最大的Kindle流通市场。二次元网卖者数量四月份同比增长76.2%,JK、洛丽塔、盲盒等商品交易火爆,闲鱼跃升国内最大的二次元二级市场。
近日,闲鱼也发布了一组有趣的数据:爱马仕手提袋的销售数量与爱玛电动汽车相当;婴儿车的数量与大型货车相当;三四线城市的发展速度超过了一二线城市。闲散消费群体,比一般人想象得要宽广,五环外消费动力强劲。
经过四十多年的改革开放,人们已经摆脱了物质极度匮乏,大众消费观念发生了明显变化。“Z一代”购买二手球鞋、盲盒、旧物变成宝贝;白领阶层购买廉价的婴儿床,转卖囤积多的纸尿裤;母婴二手、二手车、二手服务、二手手机等市场规模超过千亿元。
在阿里内部,新与旧,并无天然的鸿沟。就是在这个平台,天猫,淘宝,闲鱼相互打通。新产品推出后,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也不拒绝二手。在“双11”前,他们称自己是“吃土的孩子”;在“双11”后,他们又出外闲逛,成了“回血儿”。
就世界范围而言,中国的闲置市场也处于领先地位。以二手经济而闻名的日本,在2020年,Mercari的国内业务交易额为6257亿日元(约合393亿人民币);据报道,到2020年,中国的二手市场预计将达到1万亿元。
闲散经济的实质是存量经济,是人与物在不同生活阶段的共享。而且,在国内共享经济从涨潮、退潮到理性回归的过程中,整个社会也在形成一个共识:共享的本质就是不刻意制造闲置,合理地消化闲置,把有限的资源用于更多的群体。
调查显示,今天的消费者产品的平均寿命远低于其设计寿命。同济大学可持续发展与管理学院院长诸大建教授认为,闲置经济就是真正的共享经济。在读了《消费第四时代》之后,他在两年前写了这样一篇文章:
「中国于2015年进入第四消费阶段,从提升资源生产力到控制物质消费总量,出现了共享出行、共享住房……若在改革开放前四十年,中国仍是美国式物品占有发展的边缘地区,未来三十年应该是物品共享发展城市集群。」
深入挖掘“浪费换消费”的社会价值
陈杰,住在浙江建德,是一位“再生艺术家”。从去年开始,他用旧缝纫机,修鞋机,天平等制作了许多再生艺术品。其他人眼中的废铁,他淘了10块钱,不但起死回生,还卖出了高价。受他的启发,一些用户索性把旧车的零件寄给他,请他代为改装成一盏灯。
近几年,我国发展循环经济,有几个十分显著的政策节点:支持共享经济,倡导垃圾分类,开展光盘行动。他们共同的特点,是以衣食住行为中心,聚焦普罗大众。
一座没有闲置的社会,有很多没有闲置的城市实践,而要想诞生没有闲置的城市,往往需要先有没有闲置的城市,而这背后站着的是个体。根据中国循环经济协会常务副会长赵凯的观点,闲置物品的回收利用是循环经济的重要内容,其产生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是不可估量的。
到2020年才达到盈亏平衡,闲鱼团队自认为闲鱼交易“离钱近,赚得远”。但是自2018年以来,该小组已经帮助了325万用户回收家庭闲置的旧衣服,700,000人回收书籍,约150万部手机和600,000件大型家电得到了环保回收。用蚂蚁森林的能量来替代,可以解决16736亩荒漠化土地的问题。
今年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,阿里巴巴董事长张勇表示:“建立健康的平台经济,不仅是国家的要求,也是每个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的责任。
去年11月初,北大光华任菲团队在一份名为《闲鱼APP:从浪费到消费,从闲置到盈余》的报告中写道:闲鱼模式超越了经济行为,演变成了一种新的社会伦理模式,它集物品交换、消费主张、契约精神、圈层社交、环境公益等价值于一体,为当代社会生活保存了一个具有代表性和高度活跃性的样本。
发布会上,汤兴似乎指着即将起飞的闲置经济,他说:“有人在闲鱼拍卖了价值4亿元的湾流飞机,有人将淘过的零件拼凑在飞机模拟座舱里,还有人在闲鱼上帮人代造了一架折纸机。
一直以来,中国人惜物,所谓的“一丝不苟,力不从心”,就是所谓的“一丝不苟”。不过,经过几十年的高增长,伴随着物质财富的快速积累,人们习惯于在消费上“追新”,有时国内的闲置产品超出想象,由此带来许多浪费问题。幸好,随着绿色发展理念的深入人心,共享经济的普遍实践,新的消费行为开始出现。很多人都知道:物品的价值并没有随着睡眠而流通;物品的使用可能比占有更有价值。

来源:新华社

本文汇总于网络信息,发布者:县域发布,转转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xianyujingji.com.cn/10767.html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